与空军旅长郑周知对话——平凡世界梦想的天空
2019-11-18

  庆祝中华公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上,鲜红战旗迎风招展,大国长剑昂首列阵。雄壮的军乐声和观众的欢呼声,如同一排排声浪漾向五湖四海。
 
  距离天安门广场一公里之外的一条巷子里,身着迷彩服的郑志洲安静地站在一辆红旗-9B发射车旁。作为此次阅兵防空反导模块的组织者之一,站在阅兵场之外的他,微微扬起下巴,细心聆听着来自广场的军乐声、口号声和配备轰鸣声。
 
  此时,阳光耀眼。郑志洲悄悄闭上眼睛,脑海中突然闪现自己初入兵营时的一幕幕。30年前,郑志洲从军入伍,成为一名荣耀的地空导弹兵;30年后的今日,他已经成为地空导弹兵某旅旅长。
 
  30年,弹指一挥间。郑志洲完成了从一般兵士到导弹旅长的人生改变。虽然别人眼中的地空导弹兵帅气炫酷,但郑志洲总是说,他的国际很普通。
 
  深秋时节,记者来到郑志洲地点的空军地空导弹兵某旅,看望地空导弹兵的“普通的国际”。当咱们走进“英豪营”荣誉室,走进那一个个导弹发射方舱,咱们发现了这“普通的国际”中,那一片片被愿望照亮的天空。
 
  指挥操控舱中,一排排指示灯不停闪烁,屏幕上的数据不断更新。郑志洲站在舱门口,一边听着营长下达的口令,一边向记者介绍每一名官兵担负的任务。
 
  望着眼前鳞次栉比的按键,记者一脸“问号”。郑志洲笑着说:“我第一次走进这里,也是这样的感觉。这么多按钮,这得是多么高精尖的配备!”
 
  这是一个一般人对这狭小指挥操控舱最朴素的认识。自从穿上军装,郑志洲的人生便与这几平方米的战位牢牢绑定。
 
  从军之前,郑志洲生活在河南一个小村庄。他的生活就像《普通的国际》中孙少平一般朴素而平静。但也正是那段“穿戴补丁衣,啃着窝窝头”的日子,让他学会坚持,也具有了“走出大山”的愿望。
 
  在郑志洲的回忆中,这是他成为地空导弹兵以来为数不多的欢呼之一。自从打完第一次实弹之后,郑志洲“好像有了些改变”,他开端重新认识他地点的这方“小小国际”。
 
  导弹片刻“嘶吼”的背面,是地空导弹兵独有的低调与寂静。战场上的金戈铁马好像不属于他们。在那一座座寂静的方舱里,你能看到跳动的灯火与数据,能听到瞬间迸发的道道口令,而那一击即中的惊心动魄也蕴藏其间。
 
  走出大山,走进指挥操控舱。郑志洲的国际好像比曾经更小了。但,这支被称为“车轮上的部队”,随时能走,随时能打。在往后的岁月中,郑志洲的国际跟着滚滚车轮踏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——
 
  他曾体验过在雪域高原上缺氧的“极限感受”,也曾在渤海之滨品味过海风带来的清爽,还曾在西北大漠欣赏过“长河落日”……
 
  不仅如此,郑志洲还曾数次走出国门,在伏尔加河畔与俄罗斯军事教员讨论制胜机理,也曾在波罗的海海边与外军同行沟通练习经验……
 
  “地空导弹兵的国际,很小也很大。”郑志洲这样理解着属于地空导弹兵的国际。关于他们来说,身经百战是粗茶淡饭。祖国的空天有多大,地空导弹兵的国际就有多大。
 
  一张拍摄于2015年9月3日,在北京天安门广场。那天,郑志洲作为防空反导模块的领队之一,敬着军礼经过天安门广场,承受党和公民的审阅。
 
  别的一张拍摄于2017年7月30日,在内蒙古朱日和练习基地。那天,同样作为防空反导模块的领队之一,郑志洲率领着征尘未洗的部队,从演兵场走上阅兵场,承受党和公民的审阅。
 
  别人都说这是地空导弹兵的“高光时刻”。但郑志洲对“高光时刻”有着自己的理解:“一名武士的高光时刻,永久都是在战场上。和平年代,我也许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走上战场,但我愿意用一辈子为随时走上战场而预备。”
 
  大名鼎鼎的“英豪营”如今从属于郑志洲地点旅。“英豪营”组成于1958年,次年10月接装仅5个月,就一举击落美蒋高空侦察机1架,首发命中、首战告捷,开创了国际防空史上用地空导弹击落敌机的先例。尔后,他们机动行程18万公里,创建“近快战法”,共击落5架敌机,1964年6月6日被国防部颁发“英豪营”荣誉称号。
 
  郑志洲第一次阅览这段前史,是在成为导弹学院学员后不久。看着荣誉室中一幅幅老相片,郑志洲内心有种说不出的震撼。这样的震撼,一直随同着郑志洲从学员走向指挥员的岗位。
 
  站在“英豪营”行将落成的新史馆里,郑志洲告诉记者,“每一次打完实弹我总会想起这段前史。如果换作是我和我的部队,咱们能不能像长辈们一样,面对祖国呼喊,长剑出鞘一招制敌?”
 
  背负着老一辈地空导弹兵留下的荣誉勋绩,郑志洲和他的战友们开端了与时俱进的探究。地空导弹部队,是一支信息化程度极高的部队。郑志洲常常跟战友讲“技术决议战术”,长辈们在那样的条件下都能创造如此辉煌的战绩,“具有了愈加先进配备的咱们,更要进步自己的才能”。
 
  2018年冬季,全年练习任务收官之际,郑志洲请示上级后做了一个决议:整建制全员全装开赴数百公里之外,展开实战化军事练习比武比赛考核。
 
  “交兵是不会选时刻的,敌人不会让你天气好了、暖和了再交兵,所以练习也应该是全天候全时段的。”动员大会上,郑志洲的这番话,给高级工程师高根支留下深入印象。
 
  “预备交兵,是一场‘孤寂的长距离跑’。”郑志洲凝视着荣誉室中“英豪营”第一任营长岳振华的相片说,“咱们接过了长辈的接力棒,如果跑欠好,便是对不住他们。有时候,我觉得咱们像是农民种地,一时看不到收成。但是,这收成只有到了战场上才能看到。”
 
  他习惯于用愈加传统的方式——纸和笔,来记载自己的所思所想。在郑志洲的文件柜里,保留着许多份手稿,大到对作战练习的思考,小到对个人生活的感悟,都从笔尖流淌到纸面。
 
  郑志洲偏心柳公权的书法。他喜爱柳体字,“骨骼挺立,笔画强韧,精瘦健康的形状给人挺立的感觉。但在挺立之中,又有骨肉均匀的美感”。
 
  在一级军士长蒋大力的眼中,“郑旅长是个精干又严厉的指挥员”。蒋大力曾亲眼目睹郑志洲发火的现场,不是因为别的,便是因为一名副营长在练习上“冒了泡”。
 
  李牧依然记住,他们收到这封亲笔信时的感动:“习惯了在手机上发祝福,写音讯,看到郑旅长托人带来的手写慰问信,咱们这一帮子大老爷们,心都被暖化了。”
 
  杨晓伟曾珍藏着几百封她与郑志洲来往的信件。每一次看见郑志洲挺立有力的笔迹,就好像看见那个精干、让她有安全感的男人。字里行间,硬汉的柔情全部倾注而下。
 
  伏于案前,手执毛笔,记者在心中勾勒着郑志洲写字时的画面。郑志洲年轻时最常写的一句话是:“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”跟着岁月的累积,现在的郑志洲更喜爱写那首诗——《墨梅》:“吾家洗砚池头树,朵朵花开淡墨痕。不要人夸颜色好,只留清气满乾坤。”
 
  郑志洲读军校时,美国的战斧巡航导弹扬威海湾战争,也震惊了全国际。郑志洲和战友们第一次认识到,科技竟能产生如此强大的战斗力。
 
  军校结业后的郑志洲,赶上了空军地空导弹兵快速开展的年代。他的生长步点几乎踏上了武器配备开展的所有节拍。
 
  “脱离年代,我无法生长,更无法追梦。”郑志洲说,“已然踏上了年代的节拍,那就该与这个年代一同生长。”
 
  看到公民空军70年的开展成就,特别是看到以歼-20、运-20为代表的“20家族”翱翔天际,郑志洲激动之余,心中更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。
 
  “咱们虽不能飞上蓝天,但咱们与航空兵部队一样,都是联合作战体系中的一个重要作战单元。”他说,“不管是天上,还是地下,咱们的目标只有一个:坚决保卫国家空天安全!”
 
  翻看过往的相片,你会发现郑志洲脸上逐步显着的岁月痕迹。郑志洲把这当成一种馈赠。在他心里,任凭岁月如何磨炼,也磨不掉他的初心:“把兵带好,把部队练习好!”
 
  庆祝中华公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中,郑志洲听完对讲机里传来的“报平安”后,松了一口气。很快,7万只和平鸽展翅飞翔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北京的新地方:猪肉批发价格明年回落
下一篇:在日本的追尾事故中,12人受伤,驾照已经过期